医生录音门

编辑:油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13:07:22
编辑 锁定
患儿小涵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住院期间,其家长录音、录像,全程记录诊疗过程,还找院外医生求证诊疗方案。此事经羊城晚报报道后,引起社会持续关注,被网友戏称为“医生录音门”。2011年10月,小涵病情恶化,治疗效果不佳,此事再次受到关注。
中文名
医生录音门
人    物
患儿小涵
地    点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
时    间
2011年10月

医生录音门事件

编辑

医生录音门基本信息

因对医生不信任引发的“八毛门”事件刚刚平息,另一宗同样反映医患关系的“录音门”事件又在广州浮出水面。这次事件被网友戏称为:“医生录音门”。

医生录音门事件详情

2011年9月21日,患儿小涵因患手足口病,被送到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治疗,随后经
医生独白:信任何处寻? 医生独白:信任何处寻?
历治疗、回家、重新返院治疗一系列波折。此期间,患儿父亲因对医生的做法产生质疑,要求全程参与专家会诊讨论并进行录音。因患儿父亲不信任医院而引发的“录音门”事件,再次引发人们对医患关系的思考。
此前该医院已为小涵组织了多次专家会诊,参与专家包括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李文益教授,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曾其毅教授,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吴梓梁教授、陈福雄教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学中心叶铁真教授,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陈劲峰主任医师等,而这些专家已是广东最知名的儿科专家。
应徐先生要求,10月31日医院请来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王莹教授参加会诊,但上海专家的诊断与治疗意见与广东专家一致,徐先生有些失望。徐先生向记者表示,他提出要求,请医院请更多、更知名的专家会诊。
家长徐先生澄清说,自己从头至尾只参加过一次专家会诊,也是在那次会诊时进行了录音。他表示,今后是否参加会诊会听医院的意见。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陈运彬则曾表示,通常医生不会邀请家属参加会诊,但如果家属这样要求,医生也不好拒绝。[1] 

医生录音门事件回放

编辑

医生录音门失去信任

做煤炭生意的山东人徐先生,40 岁才生下儿子小涵,现在儿子一岁半,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然而2011年9 月20 日,孩子发烧,诊断为手足口病;9 月22 日送到了省妇幼保健院。检查后,小涵立即被送进ICU(重症医疗监护室)抢救,还要做腰椎穿刺术、CT,并上呼吸机。 “孩子进来时活蹦乱跳,怎么一下子就要进重症监护室? ”患儿家长徐先生心生疑窦,认为有过度治疗的嫌疑。据他回忆,当时医生说小涵肺部出现纹理,非常危险, 但他复印了病历给广州的其他儿科医生看,也找北京的专家咨询,被问到的医生专家都说“病情没那么严重”。
这让徐先生对医院失去了信任。他对医生的诊断和来往电话都录了音。9 月24 日,孩子病情有所好转。9 月29 日,医院认为小涵已达到治愈出院标准, 建议出院继续康复治疗。但徐先生未办理出院手续,因为他认为,孩子还不能出院,只是先回家休养更好。于是医院同意让孩子回家休息。
10 月8 日,小涵又发烧、咳嗽了,第二天就返回医院救治。医院要做胸透等检查,但徐先生拒绝了,只同意做手指验血。

医生录音门不信任升级

随后小涵病情迅速恶化,出现高热、皮疹、肝脾肿大、黄疸、多脏器功能损伤等,病情疑难复杂,治疗效果不理想。省妇幼请来了中大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李文益教授、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曾其毅教授等广东地区儿科著名医生一起会诊, 诊断为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综合征和噬血细胞综合征,并伴随多种感染。然而患儿对治疗反应不佳, 病情控制不理想。 基于此前的经历,这次孩子住院,徐先生和妻子非常谨慎。孩子每天的体温、喝水情况、咳嗽、小便、吃水果情况,都全程记录。医院为小涵会诊,徐先生也要求参加。会诊时,他详细做笔记,和医生的通话也都录音。对此,医院表示,医生们压力很大。
10 月23 日,双方的不信任达到了顶峰。那天,由于医院工作人员疏忽,搞错了小涵的用药知情同意书(是用旧模板写成的),上面显示患儿“巨细胞病毒阳性”,需要使用更昔韦洛,并且还有“应家长强烈要求”等字眼。后来才知弄错了,用了别的孩子的模板。“医生还让我签知情同意书,出了事谁承担责任! ”徐先生还反映,医生总是找他签字,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10 月31 日,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陈运彬和儿科主任王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患儿小涵经前期救治,目前病情稍稳定,不像之前那样剧烈波动了,但仍极其危重,有生命危险。[2] 

医生录音门家长回应

编辑

医生录音门感觉悲哀

患儿父亲说:“之前我感觉医生说的一些情况不怎么合适,毕竟是嘴上说的东西,我要对孩子负责,就做了录音。我还就此事与王主任(儿科主任王波)进行过沟通,医院认可我的做法,并说能起到监督作用,帮助改善他们的工作。没想到后来变成这样,我也觉得很悲哀。”

医生录音门没有误解

羊城晚报:你说治疗过程中医生老是找你签字,你觉得是因为你录音而引起的吗?
徐先生: 之前刚来时有些问题我提出疑问,医院说这是他们的规程,如果我不认同,就不要在这里治了。比如我曾提出上呼吸机是否导致了免疫力下降。好多问题说不清。对我个人来说,现在孩子还在医院抢救,我不好再说什么。
羊城晚报:要求上海医生来会诊,是你提出来的,还是医院提出来的?
徐先生:是我提出来的。广东省内该请的专家都请到了,但一直没有结论,病因至今不明,病情还在加重,我非常着急。所以我向医院建议, 能不能找一些国内有名的专家来会诊,查明病因,救救孩子。医院说可以。
羊城晚报:你现在对医院还有“误解”吗?
徐先生:我对医院没有误解,现在我的想法就是救孩子。不管是因为工作失误也好,是别的其他原因也好,只希望能尽快把孩子的病治好, 尽快恢复到之前活泼健康的状态。我之所以选择到这个医院来治疗,肯定是相信这个医院的。进来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感觉孩子状态越来越差,多器官损伤,有生命危险,作为家长,我特别心痛。

医生录音门不想多说

患儿父亲表示:目前不想多说了,只关心孩子病情在陆续请来广东省内知名儿科专家后, 省妇幼保健院10月31日又请来了上海儿科医学中心的王莹教授前来为小涵会诊。
孩子生命垂危,作为父亲的徐先生已经不再有前几日那样激烈的情绪反应。10 月31 日他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情绪很低落。
他表示,目前对此事不想多说了,只关心孩子的病情。

医生录音门医院回应

编辑
多名权威专家已经做出诊断 家长就是不信实在让人无奈
对于徐先生要求更多专家参与会诊的要求,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陈运彬显得颇为无奈。陈运彬表示,李文益教授、曾其毅教授等都是在全国非常有名的专家,“这么多专家都已经做出了诊断,家属还是不相信,今后怎么治疗呢?”他认为,小涵父亲如果无法信任早前为小涵进行会诊的这些专家,那么如何保证他能信任今后再请来的专家呢?陈运彬表示,小涵入院以来,院方其实已对徐先生做了很多让步。除了让他参加会诊并录音等之外,在治疗费用方面也一直没有催过徐先生。[1] 

医生录音门相关评论

编辑
对这起典型的医患不信任事件,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早已关注,并且还曾通过手机短信进行调解。
10 月31 日一大早,廖新波在其新浪微博上继续探讨此事: “医生的医疗行为到底该听谁的? ”对于这场医患之间的暗战,他质疑道:“为什么医患要‘战’呢? 谁是谁的敌人呢? 患者一开始就想到医生要敛财, 医生一开始就想到患者要闹事,这样的‘病’如何治呢? ”
廖新波指出:看病录音、会诊录音,最后是谁的损失呢? 医生没有“见病勇为”的敬业,处处“明哲保身”,句句“外交辞令”,事事“签字为证”,谁悲哀? 比如:“腰穿”、“骨穿”能值几个子呢? 但对于判断神经系统病情变化和造血系统的变化是最有效、最传统、最常规的手段,医生都不能自主决定,这不是从一个侧面说明医疗环境的恶劣吗? 谁来化解呢?
廖新波之后还发出一条博文《医生的医疗行为到底该听谁的? 》。他在文中说,医学是一门不确定的科学,谁也不能保证每个病人在穿刺的过程中百分百不出现不可预料的意外, 这种意外是谁的错? 谁来承担后果? 医师是应该有一颗对生命敬畏的心,但不应该是揣着如何不被患者讹的心态工作。医患关系日益恶化谁之过? 医师难道不是受害者? 他在文末写道:希望矛盾恶化的初期,大家共同关注,大家一起讨论, 在医学的问题上, 并没有谁赢,也不知道谁输!
参考资料